遇见 ——记“时代楷模·武汉精神践行者(诚信榜)”上榜人物汪福全

信息来源:信用武汉 发布日期:2017-11-15

 

  一九九六年农历十月十六日,节令已过小雪,五到六级的大北风肆虐了一夜。清晨,四十七岁的新洲区三店街三店村居民汪福全正走在赶集的街路上,忽见街头围聚了好大一群人。为探究竟他拔开了人群,这一瞧,令他惊愕不已:就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搁放着用绿毯包裹好的一个弃婴。轻轻撩开毯子一角,只见襁褓中的小弃婴已冻得面色青紫,可能是一夜的啼哭耗去了她微弱的气力,此刻却静静地睡着了。包毯里夹带一张纸条:女,一九九六年农历十月初二日生。除此,别无信息。显然,出于某种原因,她的生母祈盼有好人收养这个不该降生的女儿。

  弃婴出生才刚刚半月,又是女孩,尽管偌大的三店街市正逢早集,引来许多赶集乡民的围观叹喟,却无一人愿意承领。可见,搁在这里的真是一个让人拎不动的“包袱”!眼看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而此刻,女婴有气无力的啼哭声一阵一阵撕扯着汪福全的心。不能再犹豫了!情急之下的他又一次奋力拔开围观人群,弓身小心地抱起孩子,把她紧紧贴在怀里。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他平静地说:“今生遇见这伢,我抱去了。我活一天,就养她一天!”简短的一句话,凿凿不悖,至今还让人们言犹在耳!仿佛冥冥中上苍在有意考验他的执着信守,十九年后的今天,早已是花发年迈的汪福全老夫妻俩果真还在抚养照料着这个当年被他抱回家的女弃婴。

  当时,大儿子刚为他添下一胖孙子,儿媳还在月子里,二儿子和女儿正上初中和小学。此前,家里日子过得很是红火,汪福全常在街市上跑商活、贩运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他一直是家中的顶梁柱。因此,七口之家倒也和谐安宁。冷不丁添进一个无由来的小生命,寻常百姓家平静生活的水面上,免不了要泛起几层涟漪的:这女婴太小,她身边既失去母体的温存,又隔断了母乳的天然哺喂,抚养之难自不待言。老伴虽对他这一举动持赞许态度,可照顾好在月子里的儿媳与孙子更是做婆婆天经地义的责任,她一天到晚忙得昏天黑地,自是分身无术。无奈之下,汪福全只好放弃外面的营生,在家协助老伴打理并不轻松的日常。

  汪福全给小生命取名凯玲——灵动盈耳的玉珮清音,寄托了他们对孩子美好未来的期望。更多的时候,他们按家族女儿辈份排行昵称她为“三女”。小凯玲被生母遗弃的遭遇时时令汪福全夫妇心中充满了怜悯之情,自然,她在他们心目中占据的更是亦女亦孙的地位,两人对她的偏心也就胜过对亲孙子的疼爱。

  如果按照人们惯常的思维定式去想像这个家庭的未来,小凯玲的成长之路也就没有什么悬念可言。偏偏天有不测风云:不到三个月大的小凯玲不断遭到疾病的折磨,动不动感冒,发高烧,咳嗽起来几近痉挛,每每让夫妻俩方寸大乱,整日整夜地守在旁边不能合眼,心急火燎地又是请巫婆祛邪去魅,又是跑医院求诊买药。一来二去地住院急诊,与医生护士们全都熟识了,大家也就毫不忌讳地友善戏称他们为“东亚病夫”。 两岁半,小凯玲被人扶着还不能站立,汪福全抱着她先后五次去武汉儿童医院求治。医生说,她自出生起就缺了母乳喂养,体质弱,免疫力差,急需加强营养。为此,他们想方设法以鱼肉蛋食物补充营养,买来整盒整盒“龙牡壮骨冲剂” 用以辅助滋补。可是,钱花去六七万,还是收效甚微。凯林六岁时还不能走路,吃喝拉撒全要人料理,送同济医院检查,早有预感的夫妻俩当听医生说孩子为先天性耳聋和智障时,心中还是一个劲直打哆嗦。好在两人平素不经意中早就达成默契与共识:既然当初的“遇见” 成为今生的宿命,那么,坦然接受也就成为必然。

  九月二十九日上午,我在三店街道办事处文明办刘主任的陪同下探访了这个美誉远播的家庭。如今的汪家夫妻双双已是年过六十七岁的花甲老人了,仅仅用“感动”二字是无法描述我当时心情的。我们刚刚坐定,就见大门外满头花发的福全老人搀牵着凯玲向家门走来。若不是命运多舛、若不是先天智障与耳聋,当年这个不幸时刻而遇见“贵人”的弃婴理当收获一个吚呀学语、连滚带爬的童年,活泼灿烂、快乐向上的少年,充满憧憬、放飞梦想的花季……眼见她神情呆滞,至今无法用言语与人交流,因智障综合症致使她左脚有些残跛,走起路来很是吃力,我心中顿生悯恻,也近距离地感悟到汪家人的善良与不易!让人宽慰的是,已是大姑娘的凯玲皮肤白嫩,衣着洁净,毫无邋遢脏兮之感,足见这是在平常得以善待厚爱而使然。

  听言观行,汪福全豁达仁善,骨子里深渗着敦厚之人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情怀。十九年多,七千个日日夜夜啊!小凯玲一直让二位老人担惊受怕、夙夜忧叹,耗去了他们多少心血,系绊了他们几多牵念!从希望到失望、从祈盼到心碎、从念念不舍到忧思忡忡,不是血脉传承,却饱含疼惜爱怜、舐犊情深!直到现在,己是大姑娘的凯玲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自己不会独立脱穿衣服,大小便经常失禁,二老天天要为她洗涮晾晒衣裳,寒来暑往,天长日久,从不曾间断。最让福全老人无法回避而每每略感迟疑的是凯玲经期来潮之时,她自己完全不能自理,而婆婆又不能每次都在跟前,急迫之下,福全老人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处理照料,这让他百般为难!

  免不了要触及到未来。可是,未来竟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感觉两位老人颇有忧虑:早有好心人上门劝他们将三女嫁与相应人家,一来替人传延香火,二来也好让他俩从此轻松下来。看似两全,却让他们心有创痛:三女身当残躯,送出去谁敢保证有在家中这般被善待?在世人眼中,她可能命贱,可留在身边终归是自己的宝贝心肝!也有人劝他们将其送到福利机构供养,也同样被二老拒绝……总之,一个决定:两人活一天,照料她一天;即使先去了一个,活着的还继续养她!

  适逢国庆长假,在深圳一家公司任副总的二儿子携妻带子回家看望双亲。闲聊时,儿子抚着父亲的手诉苦:老爸呀,儿子在外打拼不易啊!公司压力大,儿媳也不轻松。每天早晨六点前儿子必须将你孙子送到幼儿园,下午五点半总也赶不及接他,只能每月交六百元的延时费哪!话里意味明摆着:若不是凯玲,二老早几年就应照看孙子了——想一想,那也该是另一番天伦之乐!二老私下合计,这次姑且让婆婆一人随儿子南下吧。毕竟,孙子快四岁了,公婆至今还没尽一份该尽的义务。为人父母公婆,那牵挂负疚之累,最好别成为永远的遗憾!

  行云流水永不居!也真的是幸而有十九年前的那次“遇见”, 才让世人尽知有这么一对老夫妻,这么一个特殊家庭。《文言》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或许,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迫切需要的注脚与指归。